5分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5 17:21:2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韩军哨所(KBS电视台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《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、坠物案件的意见》后,上海已经宣判多起高空抛物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期间,被告人刘某刚、肖某义、程某明以殴打、胁迫等手段,迫使妇女在“不夜城”卖淫以获取非法利益。此外,2017年4月,被告人郑某恩与黄某合作,以其经营的无名发廊为据点从事组织卖淫活动,由黄某指派该集团中的卖淫女到该发廊内卖淫,郑某恩则负责该发廊的日常管理工作。庭审现场 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韩军K6机关枪(韩联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媒报道截图(KBS电视台)5月18日,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通过远程视频庭审平台,依法不公开审理刘某刚、郑某恩、程某明等14名被告人涉嫌强迫卖淫、组织卖淫、协助组织卖淫一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媒报道截图(KBS电视台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诉机关指控称,被告人程某明、谢某飞等人加入黄某、王某兵(二人均另案处理)为首要分子的卖淫集团,负责为该集团诱骗、招募妇女在“不夜城”从事卖淫活动,并担任接送卖淫女的“车夫”,从中赚取车费,同时作为该集团的“皮条客”,向嫖客推荐、介绍卖淫服务,领取卖淫提成。其中被告人曾某、张某在该集团从事卖淫的过程中,负责对新入职的卖淫女进行培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韩媒《中央日报》19日报道,韩国前线哨所13日发生一起乌龙事故,一名军人无缘无故用机关枪向朝鲜一侧发射子弹,所幸子弹未越入朝鲜境内。事后部队解释说,该军人当时滑了一跤,失误碰到了枪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军方调查后发现,由于事发时枪口朝下,子弹最终落在江中,距离哨所600-700米,没有越入朝鲜境内。朝鲜军方没有还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韦某供述,事发当晚,自己在该公寓10楼一朋友家聚餐,其间,包括韦某在内的3人一共喝了两瓶52度白酒。一行人约好饭后前往KTV唱歌,韦某遂来到走廊上电话预约。借着酒劲,韦某边打电话边把一住户家门口的3个快递踢到窗户边。“我当时直接就当踢足球一样,把快递踢到了窗口,印象中一共踢了3个,然后我把这3个快递拿起来往窗外扔了下去……当时酒喝多了没有想太多,就是醉酒后的恶作剧,没有考虑过后果。”